<dl id="xhj99"></dl>

    <dfn id="xhj99"><dfn id="xhj99"></dfn></dfn>

    <big id="xhj99"></big>

      <form id="xhj99"><b id="xhj99"><output id="xhj99"></output></b></form>
      <progress id="xhj99"></progress>
      

      <ins id="xhj99"><ins id="xhj99"></ins></ins>

      <noframes id="xhj99">

      <output id="xhj99"><i id="xhj99"></i></output>
      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新聞頻道 > 輿情頻道 > 他山之石

      浙江小學生戴“監控頭環” 教育創新不可忽視輿情敏感性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04日18:52 來源:

      10月31日,浙江小學生戴“監測頭環”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事件緣起一款號稱來自MIT和哈佛等知名研究機構的產品出現在了浙江金華某小學里,學生在上課時要戴上類似孫悟空“緊箍咒”的頭環。

      據悉,這是由浙江強腦科技有限公司(BrainCo)推出,名為賦思頭環的“腦機接口”設備,戴上它之后,與之相連的電腦屏幕前的老師可憑此判斷學生是否走神,并以此來評判學生上課、寫作業是否集中注意力,同時給學生的集中注意力情況打分,之后會像考試一樣將該分數進行排名,并發到家長群里。

      此事經媒體進一步報道后,這項教育領域的新技術隨即引發了不少爭議,輿論普遍質疑學校使用這款設備的實際效果,并認為此舉涉嫌侵犯學生隱私,有損學生自由,或會讓學生產生逆反心理。

      媒體觀點

      媒體關注詞云(來源:眾云大數據平臺)

      不是什么黑科技能都往教室里塞,有益于孩子的成長才是不可撼動的前提條件。綜合輿論的觀點不難看出,賦思頭環可以幫助學生提高哪些方面的能力,教育與科技創新的結合是否合理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從媒體報道中獲知,該產品目的在于幫助學生提升課堂效率,其與當前的小學教育相結合是否合理、適宜?這也是推動輿情升溫的重要因素。有些家長為這個高科技叫好,認為是輔助學習的“利器”。而擔憂者憂慮的是,孩子有限的自由天性、或者“發呆”的權利,如果管的太死、太緊,會不會進一步機械化,從而扼殺了有限的成長空間。人民日報指出,學習當然是要講究效率的,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里,讓學生掌握盡可能多的知識。但是教育本身,卻不僅僅與效率有關。單純追求效率,是對教育規律本身的違背。

      資本可“向錢”,科技得向善——科技產品不容忽視的倫理問題倍受輿論關注。新京報認為“腦機接口,除醫療外當謹慎商用”。通過讀取指令,實現人腦與機器之間的交互,讓殘疾人擁有更智能的“義肢”,這體現的是“科技向善”理念。在醫療應用之外,“腦機接口”卻有必要審慎商用,“自由意識”直接關聯著個體的尊嚴和隱私,任何試圖“讀心”“讀腦”的技術,都有可能成為控制個體思維的手段。特別是對于中小學生而言,心智尚未成熟就實施監測意識,很可能影響人格的獨立發展,或者催生表演性人格。此外,新京報旗下的沸騰刊發布信息認為:“人是技術的尺度,關鍵是誰來用”。善惡常在一線之間,而這一線,正是社會治理優化需要把握的一類尺度。尊重、參與、有禮、避害……這些科技應用倫理的原則,不僅要寫在紙上,更要盡快寫到實實在在的生活中。不扼殺探索,也不縱容傷害,才有真正的進步。

      忽視當事者的感受讓產品飽受輿論詬病。華商報副總編畢詩成認為:在關于科技倫理的界定中,有一項很重要的原則,就是“用戶成為參與者”。讓孩子有參與權、知情權、發言權。帶上頭環,收獲了什么,損失了什么,傷害了什么。忽略了孩子們的聲音,忽略了對孩子們身心感受的評估,可能是某些教育輔助類科技產品最大的問題。此外,部分媒體也針對產品的安全性進行討論,尤其是小學生對賦思頭環的耐受度與不適感。

      網民觀點

      不僅媒體,網民也通過各種渠道表達自己對“監控頭環”事件的看法。根據“眾云大數據平臺”的監測結果發現,網民觀點的關鍵詞包括學生、視頻、老師、孩子等。

      網友關注詞云(來源:眾云大數據平臺)

      1、承認個體差異性,拒絕監獄式教育

      @皇城根下刀筆吏:教育的基本理念是,要承認個體差異性。在選拔性教育體制下,有能考上大學的,就必然有考不上的。有從事文字工作的,就必然有從事體力勞動的。如果強迫把每個人都教育成學習成績的“天才”,考試分數的“天才”,消滅了個體差異性,消滅了未來不同行業的差異性,我覺得我們的國家反而要完。

      @錯錯Akira:獨立自主、隨機應變、擁有創造力和想象力的人才,根本就不能用標準化方法批量生產。你要效率,就會犧牲質量。所以真正的問題是在機器越來越智能,越來越像人的時代,我們還需要培養像機器一樣的人?

      2、科技發展需要人文精神

      @BTC-Believer:將來的科技是造福人類,還是異化人類?

      3、產品是否安全合規

      @星影之下極光之旅:確定產品安全嗎?確定輻射沒有超標嗎?家長簽署了知情同意書了嗎?家長和產品團隊簽署合同了嗎?合同有效嗎?

      4、校企合作搶收智商稅

      @國王夸我帥:校企合作搶收智商稅。

      @找不到茶杯:估計是智商稅,有這功夫不如提高課堂的趣味性,讓孩子主動不走神。

      輿情點評

      本起輿情一經曝光迅速形成熱點話題,家長的擔憂、對黑科技的質疑、學生培養效果的不確定性等方面,成為助推輿情快速傳播的動力。權威媒體如人民日報、新京報等快速介入,跟進報道并發布了相關評論,引發諸多媒體轉發,而共青團中央也在其公號轉發人民日報的信息。全媒體的關注態勢,促使輿論將關注點從產品轉向了學生的教育話題,正如人民日報拋出的問題——當一個生動活潑的孩子,被“黑科技”定性為不夠專注,他有權辯駁嗎?與其用科技“緊箍”監測專注力,不如用更好的課堂提升吸引力。

      偽科學與真科技讓公眾難以辨別,教育創新的輿情環境具有較強的敏感性。不久前,“量子波動速讀”事件的余熱尚未退卻,“監測頭環”登上了熱搜,輿論不禁要問家長要為“望子成龍”交多少智商稅?與“量子波動速讀”不同的是,“監測頭環”所使用的“腦機接口”技術在康復醫療領域已有所應用,也因科技惠及于民受到人們的稱贊。偽科學與真科技是這兩起輿情中最核心的不同,輿論抨擊的是利用科技名詞“割韭菜”的偽科學產品泛濫現象,而真科技與教育創新相結合時,不能忽視科技倫理、信息不對稱、情緒波動所引發輿論質疑的風險。當前,教育話題具有較高的敏感性,當“黑科技”走進課堂,首先要關注學生與家長的觀點傾向與情緒變化;其次要正確評估“黑科技”的影響與認知情況;第三要關注外部輿論環境的變化,動態化應對與風險管理。

      地方教育局與校方快速應對,措施務實,成為平息輿情的關鍵點。問題曝光后,金東區教育局立刻介入此事,責令學校暫停使用,并讓全區學校進行自查,確?!氨O控頭環”收集的數據不會外流,不會泄露孩子個人隱私。同時,應用這款頭環的學校工作人員表示,“家長和學生都沒有反對意見,學生也沒有身體不適”“老師們也只是把這個當作一個輔助工具,并不是出于監控的目的”。

      企業緊跟熱點的密集應對策略,急于解釋增加弄巧成拙的概率?!氨O控頭環”一事被媒體報道并引起輿論熱議后,BrainCoh創始人韓壁丞在接受媒體采訪,針對公眾質疑進行了一一解答。

      圖:韓壁丞回應質疑與輿論熱點的對應分析圖

      從上圖不難看出,涉事企業及創始人的回應可以稱之為“緊跟輿論的步伐”,節奏之快,密集程度之高,恰恰反應了其高度重視,并急于澄清、解釋的心態。物極必反,高效的輿情處置應該是“時間”“力度”“尺度”“效率”“頻次”等方面的合理平衡,“平均主義”不可取,“偏科”就更不可取了。本起輿情中,BrainCoh多次針對輿論進行回應,面面俱到地為自身產品、科技進行解釋,卻與輿情的本質問題——科技倫理產生了錯位關系。換言之,企業只能回答商業、產品、合法合規等微觀話題,而本起輿情的爭議更多集中在中小學教育、科技倫理等層面,這也是為何BrainCoh積極主動的應對卻仍難獲得輿論認可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企業回應之后,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教授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認為,讓學生佩戴智能頭環這種做法是把學生當作學習的工具,是以所謂科技創新、教育創新為名的反教育。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則認為,讓學生佩戴智能頭環檢測注意力的做法沒有科學性,因為注意力是有限度的,有基本的規律,不能違反基本規律要求孩子在更長時間內集中注意力。此外,這項技術會讓學生成為沒有主體性的對象,違反基本的倫理。

      【糾錯】編輯:方圓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網站地圖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poronodrome重口另类,亚洲另类春色校园小说,都市人妻古典武侠另类校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